中国文明网总站联盟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德润瑞安>正文
把最美的时光献给你!一位“80后”的十年公益路
来源:瑞安文明网发布时间:2019-02-27 08:42:00编辑:李洋洋

  如果瑞安有个公益团队的“朋友圈”,那么“黑眼睛”称得上是一位“老大哥”。梁锋,就是“黑眼睛”的负责人,从2009年到2019年,从几十个人的QQ群,到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,从单打独斗“亏本”义卖,到5位专职社工全身心做公益,这10年,对他来说,非比寻常。

  灰色毛衣里,白衬衫开着领扣,一顶磨了毛的旧鸭舌帽,被他紧张地不停拿下又戴上,笑起来,眼角拖上了几道鱼尾纹。春节长假过后的一天,在“黑眼睛”大本营葵园的一间小小办公室里,梁锋端着一杯热茶,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从26岁到36岁,跨过而立即将迈向不惑,一个小伙子最美好的10个春秋,都奉献给了公益事业。

  幼时向往“桃花源”

  梁锋是高楼人,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。说起为什么会投身公益,他讲了个故事。

  梁锋还没上小学的时候,家族里有位阿公生病了,“很严重的那种,好像是癌症。”他回忆,“因为没钱治,家人束手无策。”那时候,小小年纪的梁锋就在想,长大了要赚很多的钱,去帮助这样的人。

  当他在语文课本里读到《桃花源记》时,震惊了:“那就是一个大家都向往的地方,就是我向往的世界!”

  长大成人,踏入社会之后,梁锋才发现,赚很多钱,很难。“每当我跟别人说起我的公益梦想时,几乎所有人都跟我说,‘你的想法太好了,等我有钱了,我一定支持你’。”梁锋至今很纳闷,“富贵没有上限,怎样才算是有钱呢?公益不论贫富,为什么大家都要等到有钱了以后再去行动?”

  “勿以善小而不为,我觉得,公益应该当下就去做,而且很多事我们是可以做的。”梁锋说。

  “亏本”的慈善步入公益大门

  2009年,26岁的梁锋已经是某大型商业公司温州分公司的瑞安区域负责人,想要做公益却苦寻不着“组织”。于是,他开始了自己的小行动。

  他先去商城买了一些小礼品,再去做了一张喷绘,又去市慈善总会以个人名义注册并申请了一个“募捐箱”,最后在论坛发布周末义卖的消息。“当时论坛上有很多人跟帖,说会去广场看看,也有很多人声援,支持我的公益行动。”梁锋说,“我的义卖没有标价,纯是自觉消费,1元、5元都没关系。看到小朋友,我会主动送上小礼品,只要他们听到、看到、接收到我的公益行动这样的信息就可以。”

  就这样,一有空,梁锋就去商城进货,然后周末义卖。大半年的时间,梁锋买小礼品就花了1000多元,他将募捐箱拿回慈善总会打开瞧一瞧,到底募得多少善款。结果打开一数,900多元。对于他而言,这是一次“亏本”的慈善,但他很高兴。

  “我将募捐结果公布在论坛里,很多人说我在作秀,赚‘名声’,我不在乎。”梁锋说,“可是一位公益老大哥的话,却一语点醒了我这个梦中人。”

  当时,梁锋将这900多元爱心款送给了马屿一户困难家庭。那位从事公益的老大哥问他:“你这900多元钱,真的能改变这个家庭的命运吗?个人的能力有限,你有没有考虑过成立团队,找到正确合适的方式、方法?”

  梁锋回去后,立刻成立了几十个人的QQ群“瑞安志愿者群”,这也就是后来的“黑眼睛公益群”。

  寻找光明的“黑眼睛”

  2010年底,梁锋与市慈善总会商议,成立一个慈善义工团队,挂靠在慈善总会名下,开展公益活动。

  “那时候,像这样的民间慈善义工队瑞安还寥寥无几,慈善总会要求义工队必须要有10名以上的队员。于是,我的公益路上迎来了第一次变革。”梁锋说,“当时,很多QQ群成员认为,不必加入团队,也能做公益,我只招募到10名正式队员。”

  给这支义工队起名,成了一大难题。队员们群策群力,想了很多名字,但总觉得太过普通。“网络还真是个好东西,搜索的名称多了就会弹出一些相关词句。当我看到顾城的《一代人》时,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,‘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’。也许我不能完全理解诗人的意思,但我看到了‘黑夜—眼睛—光明’这三个不同层次的词,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。于是就有了‘瑞安市黑眼睛慈善义工队’。”

  2011年开春,这支义工队有了一个专属项目——爱心营养午餐。在一次助学走访中,梁锋和队员们发现,山区的孩子们要走很远的路回家吃午饭。校方表示,义务教育免除的是孩子们的学费,午餐仍需自行缴费,教育部门虽然有专门针对贫困学生的营养餐补助款,但当时餐补标准很有限,无法满足近20周(一个学期)的餐费。于是,“黑眼睛”开始实施“爱心营养午餐”项目,以为困难学生补缴伙食费的方式助学,这个项目一直延续至今。

  做“减法”,让公益团队合法化

  转眼到了2013年,梁锋和他的“黑眼睛”迎来了第二次重大变革。

  随着公益活动和服务面越来越广,辞职回到瑞安开数码店铺兼顾公益的梁锋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。社会力量是有限的,如何把有限的力量最大化发挥它的功能?梁锋开始思考做减法——聚焦青少年领域的服务。同年,市民政局相关部门负责人找到梁锋,要求他依法注册登记,让民间公益组织更加合法化。

  “黑眼睛”很多队员表示反对,认为既然做公益,就应该心系大众有求必应,不应“挑三拣四”只做某一领域的服务,更没有必要去注册,注册后,会受到条条框框的约束,很麻烦。

  但梁锋不这么想。“我当时的想法是,专注深耕于某一领域的服务,能让我们的服务力量更集中、更有效,而且公益团队注册后,身份和活动都会合法化,很有必要,也是未来的趋势。”他不顾很多队员的反对,顶住压力,停掉其他领域的服务,并到民政部门注册。注册成功后,“黑眼睛”的“愿望树—关注山区留守儿童”项目还入围了瑞安首届公益创投。但与此同时,半数以上的队员退出义工队,“黑眼睛”一时间四分五裂,很多人误解梁锋是在为自己“谋名利”。

梁锋和“黑眼睛”义工开展公益活动

  2014年,是梁锋和“黑眼睛”最忙碌的一年,他急于向大家证明自己,证明他是真的全身心投入公益。这一年,他做了153场活动,几乎要把自己累趴下。可是后来回顾自己这一年,梁锋发现了问题。“那一年,我确实很忙,自己的店铺都没怎么管,但是细细数来,不知道自己到底解决了什么样的问题。”这个发现让一个很努力的人,感觉很失落。

  让“没矿”的人也可以做一辈子公益

  2015年,经常有人问梁锋,“你做公益,是不是有什么好处?我不相信没有,除非你家里有矿,不然没人会去做这些。”面对这些质疑,梁锋决定变革,这是“黑眼睛”团队的第三次变革。这一年,梁锋决定走出去看看,他自费去北上广、港澳台、各大高校学习。一路走一路看,他恍然大悟,原来公益也有专业化,需要智慧与方法。

  回来后,梁锋将“黑眼睛”义工队更名为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,并以公益专业化、规范化和专职化为目标。

  他说,专业化,就是要充分学习专业的助人知识,提升助人者的业务服务水平,用智慧和方法解决问题,同时鼓励团队人员积极考取国家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。规范化,公益机构的规范是机构发展的根本,尤其是财务和项目运营管理等方面,决定着公益机构发展之路的长远。

梁锋和“黑眼睛”义工开展公益活动

  “当年,我们首次邀请专业人士来做审计报告。很多人觉得这笔钱没花在刀刃上,很不理解。但一番操作下来,非常有效且有必要,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同时我们用两年的时间通过中国社会组织最高规范等级评估,成为5A级社会组织。”梁锋说。

  大多数公益组织有这么一个现象,“铁打的公益服务,流水的志愿者”。很多志愿者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参加服务,经常会在时间精力上与公益服务产生冲突。同时,也因没有任何收入保障长期组织、策划、开展公益服务的核心人员,导致他们因为生计问题不能坚持,被迫离开公益团队,致使公益服务的成效受到极大的影响,存在不稳定性。

  梁锋觉得,不能拿自己的个人标准去要求别人和他一样,没有收入全身心投入公益服务。真的只有“家里有矿”的人才能做公益吗?怎么办?专职化可以解决这一问题,为有爱心且有专业知识的工作人员提供合理的报酬,让公益成为一种事业,而且还能为大学生提供就业岗位,何乐而不为?

  当然,变革会痛,需要付出代价。因为梁锋提出的新理念得不到团队里所有人员的支持,大部分人开始质疑其公益的“纯洁性”,纷纷选择离开,团队再次四分五裂。

  梁锋又一次顶住压力,在没人没钱的时候,自己全职投入。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“黑眼睛”终于聘请到了第一位大学生作为专职公益服务人员,负责组织、策划、开展、跟进公益服务具体实施等工作。“黑眼睛”没有多余的钱发薪酬,梁锋说,由他来承担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5年,“黑眼睛”得到了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支持,每年资助5至6万元的费用,为“黑眼睛”解决基本开销,以更好地投身公益事业。如今,“黑眼睛”已走上了相对健康的发展道路,部分资金也得到了政府、基金会的支持。包括梁锋在内,“黑眼睛”已经有5位专职社工全身心投入公益服务。

  从事公益至今,“黑眼睛”创造了很多社会价值,但是梁锋一直有一句“对不起”埋在心底未对家人说出。“我亏欠家人的太多了。”梁锋说,父母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怎么好,社会的误解也导致家人有压力。

“黑眼睛”团队

  2019年,“黑眼睛”团队迈入专职公益的第5年,梁锋还在探寻更广阔更有效的公益之路,也在默默培养更多更专业的公益接班人,更在想方设法弥补10年来亏欠家人的许许多多……

  【相关链接】

  梁锋,1983年10月出生,瑞安人,中共党员,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党支部书记、理事长、国家级社会工作师(初级)。

  投身公益10年来,他带领团队致力于弱势群体的帮扶,截至2018年底,已累计支出208余万元用于公益事业,累计帮助1.58余万人次。其中,已累计帮教涉罪未成年人102人,其中附条件不起诉90人,相对不诉10人,不批准逮捕2人,已成功帮助74名涉罪未成年人复归社会,通过帮教,3名涉罪未成年人考上了大学,一年后再涉罪率仅为2.7%。

  梁锋带领“黑眼睛”连续夺得由团中央、中央文明办、民政部等6大部委联合主办的“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公益创业大赛金奖”、“第四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”,2017年度全国青年社会组织“伙伴计划”优秀项目、2018年度全国青年社会组织“伙伴计划”五星优秀项目(浙江省唯一)等国家、省、市级50多项荣誉。个人曾荣获第十一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优秀个人奖、浙江现代慈善20周年优秀义工(志愿者)奖、最美温州人——温州市首届最美志愿者、首届感动瑞安十大人物等荣誉称号。

  

瑞安体育教育中心推行皇冠系统出租、全民健身计划,推动建立和完善全民健身服务体系;推行社会体育指导员和国民体质监测制度;指导和推动学校体育、农村体育、城市体育及其他社会体育的发展。